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美金融巨头深陷迪拜债务销金窟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7:51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2008年政府大力扩充银行、房产和运输业“在沙子上”建起庞大项目

迪拜政府债台高筑达800亿美元,包括国有公司迪拜世界590亿美元,及迪拜世界旗下棕榈岛集团35亿美元,其他175亿美元。

迪拜政府宣布延期偿还债务

以奢华著称的迪拜突然爆发债务危机,冲击全球股市,并牵连欧美大行。上周三,迪拜政府突然宣布,受巨额债务困扰,其主权投资实体迪拜世界公司将重组,公司所欠约590亿美元债务将至少延期6个月偿还,延期债务占到迪拜政府全部约800亿美元债务的四分之三。

据瑞士信贷测算,包括汇丰、渣打、巴克莱、苏格兰皇家银行、花旗等在内,与迪拜世界(Dubai W orld)相关联的风险敞口约有400亿美元。中资银行除工行中东子公司参与其一笔银团贷款外,没有相关债权。

尽管舆论哗然,但分析普遍认为,迪拜债务危机不至于蔓延全球,对世界经济影响不大。即使股市大跌,也只是暂时性的借口调整。

“日不落”企业欠债难还

“上周,迪拜政府突然宣布,受巨额债务困扰,其主权投资实体迪拜世界公司将重组,公司所欠约590亿美元债务将至少延期6个月偿还,延期债务占到迪拜政府全部约800亿美元债务的四分之三。

资料显示,迪拜世界公司是阿联酋迪拜的主权投资机构,并且是该国最大的公司实体。该公司通过从超过70家金融机构融资,收购了包括拉斯维加斯赌场运营商M GM公司、英国渣打银行在内的多家公司资产。

去年金融危机发生后,迪拜一度楼市大跌、外来投资停滞、工程项目纷纷停工,但随后,国际资本又重新流向迪拜。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陈炳才表示,债务问题由此被隐藏了一段时间。

但因当地经济复苏不力,债务累积过重,危机终于爆发。而据阿拉伯当地媒体报道,就在危机爆发前数小时,两间阿布扎比控制的银行还同意买入50亿美元的迪拜债券。

尽管迪拜的债务状况一直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牵连较广。迪拜当地企业、欧美银行都涉足其中。标普、穆迪均已下调对迪拜世界以及政府的信用评级。标普评级分析师廖强告诉本报,目前也在观察与迪拜有关联的银行,确认其损失和影响程度,并有可能下调这些银行的评级。

欧洲银行风险敞口约400亿

迪拜世界集团子公司N akheelD evelopm ent Ltd.在今年8月份的报告中表示,截至2008年末,迪拜世界的债务总额为593亿美元,而其总资产则为996亿美元。

摩根大通在上周五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英国金融巨头苏格兰皇家银行是迪拜世界(D ubai W orld)最大的债权人。自2007年1月份以来,苏格兰皇家银行为迪拜世界安排了总计23亿美元的贷款,占后者这一时期新增债务的17%。

另外,汇丰在2008年对阿联酋共拥有170亿美元的贷款,是该国最大的债权人。截至2008年底,渣打银行对阿联酋迪拜的贷款额为78亿美元,巴克莱银行36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22亿美元,花旗银行19亿美元。

由此,瑞士信贷的分析师团队表示,与迪拜世界(D ubai W orld)相关联的欧洲银行风险敞口约有400亿美元。此前,多家欧洲银行参与和安排了与这个中东城邦国家有关的一系列债券和贷款活动。瑞信指出,已确知2005年以来迪拜世界发行了价值100亿美元的债券,还发放了26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

对此,苏格兰皇家银行新闻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而汇丰银行新闻发言人则表示,相比于贷款和预付款,汇丰在阿联酋的存款规模更大。汇丰披露,截至2009年上半年,汇丰银行对阿联酋的贷款及预付款的总额为159亿美元,而存款则为193亿美元。

巴克莱银行新闻发言人则表示:“我们对阿联酋的风险暴露程度不是很高,并且公司无需对2009年的坏账预提情况进行更改。”

“风险敞口的确较大,”前施罗德投资公司中国区总裁高潮生告诉本报,“但在可控范围,不会伤筋动骨。”高潮生分析,590亿美元的债务本身挺大,但分散到各个银行,即使全部成为呆账,也足以被消化。

对中国影响有限

而中国的银行业则再一次远离风暴。标普评级分析师廖强主要负责中国银行(601988)业评级,他告诉本报,据他所知,除工行可能有参与迪拜世界的银团贷款外,中资银行与迪拜世界公司及阿联酋迪拜政府都没有债务关系。“退一万步,即使有债权,影响也非常非常有限。”

工行中东子公司于去年10月在迪拜开业,从事存贷款和投资等业务,至今已运作逾1年。花旗集团日前发布研究报告称,在迪拜世界集团子公司N akheel一笔18.5亿美元的银团贷款名单中,发现有工行的名字。工行新闻发言人27日表示,该行不持有迪拜世界的债券,但对工行是否曾参与该集团的贷款项目则不予置评。廖强表示,工行参与银团贷款的数额应该有限,影响不大。

中国银行27日发布声明称,该行目前不持有任何迪拜世界、迪拜政府和其它相关迪拜主权基金及机构发行的债券,中行海外分行与迪拜世界集团没有直接贷款授信业务关系。中行正进一步调查迪拜事件对该行其它业务的潜在影响,并密切关注相关风险。交通银行(601328)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行没有对迪拜世界的信贷和债券敞口。

除工行外,可能受到迪拜债务危机影响的中国公司还包括中国建筑、中国铁建(601186)和振华重工等。中国建筑官方前日表示,公司与迪拜世界集团没有业务关系,目前公司在迪拜的在建工程顺利,近期收款情况正常。

就香港来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认为影响也很有限。鉴于欧美银行的损失在可控范围,汤敏告诉本报,迪拜的债务危机不会重创金融业,各大银行在香港及内地的运作也不会受到影响。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曾俊华27日表示,由于阿联酋的整体借贷风险占香港银行体系总资产少于0.4%,故迪拜方面出现的财政困难,对香港银行体系构成的风险不会大。

股市似乎是唯一反应强烈的。受迪拜债务危机和外围股市的影响,香港股市27日收市下跌逾千点。其余各大股市也都大跌。但汤敏认为,这其实是市场的过度反应,“找到借口调整”。汤敏分析,前期股市涨得太高,本身需要调整,迪拜事件只是刚好提供了调整的契机。 本报记者 辛灵

相关报道

迪拜大肆借贷盲目开发值得警醒

尽管舆论哗然,但分析普遍认为,迪拜债务危机不至于形成新一波金融危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表示,590亿美元的债务危机对迪拜是大事,但对世界层面来说规模不大。而且迪拜以及阿拉伯世界相对孤立,危机蔓延的可能性较小。

“更多是对目前投资心理的影响。”标普中国金融机构评级副董事廖强告诉本报,迪拜事件可能会打击目前热钱对新兴市场以及商业地产的投资热情。但在汤敏看来,这对中国正是好事,希望能警醒热钱,让它们不要那么疯狂地涌进来。

值得警醒的,还有借贷开发、盲目上马、过于求规模的建设模式。汤敏强调,我国很多城市都在借钱大搞基建,尤其要注意吸取教训。他提醒,基础设施建设确实应该投入,但应循序渐进,防止欲速则不达。

上海妇科医院_月经不调带来什么疾病

乌鲁木去哪家医院做人流比较可靠呢

上海哪个妇科医院较好

重庆看湿疹哪家医院好

治疗阴道炎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上海导可视人流费用